原话 | 浅浅岁月 / 感谢经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9 04:13:55



原话车间

yuanhuachejian@163.com


浅浅岁月 / 感谢经历

2016级汉语言文学,王韩。

一枕清风梦绿萝,人生随处是南柯。

愿我们都有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抵尘世风霜,看日月星辰。


感谢经历


有一次周六,我和舍友一起去文外楼自习,走到教室后,我选择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初春早上的阳光暖洋洋的,洒在身上便让人觉得春天好像来了。

在我写作业的过程中,教室里进来了几个修灯工,他们把桌子弄得很乱,所有中间的桌子都被拉在了一起。在他们修灯的过程中,屋顶上有一些灰尘或是土粒般的东西掉在桌子上和地上,他们也没有管,修完灯后便走了,留下教室中间混乱一片的桌子和脏脏的地面。

没多久,又进来一个拿着扫帚的老大爷。老人年龄应该在六十岁左右,从黄色的帽子下面依稀可见的是他头上的白发。老人像没看到教室里安静的我们一样(除我之外还有两个女生),抱怨着中间的桌子怎么都拼到一块了?还怎么打扫卫生呢?他一边抱怨一边走向那些凑在一起的桌子,唠叨了一会,才开始拉桌子。

我没有去附和老人的抱怨,也没有去帮他拉桌子。教室里的其他人也没有。而在他拉桌子的时候,我只匆匆地瞟了他一眼,便忙着做自己手上的事了。

等我做好手上的事,向中间那几排桌子望去,它们已经被摆放得很整齐,地也被打扫得很干净,桌子上的小土粒也消失了。而那位老人,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拿着自己的扫把走的,带着他不被我们三个人所理解的孤独。

我突然责怪起自己来:为什么我没有去帮老人拉桌子呢?那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啊。看着那些整整齐齐的桌子,我突然觉得我心里也有什么东西像每排桌子间空出的间隙一样,空落落的。

我想起曾经有一位长者跟我说的话。他说,你经历得越多,你对这个世界就包容得越多。我不知道那位老爷爷能否对我们有一份包容在里面,但我知道他一定也经历过而且经历过不止一次的这种孤独。

就像北京的地铁站里从来不缺乏带着小孩一起睡地铺的人一样,也像那些迫于生计拿着吉他街头卖唱的流浪艺人一样,他们不是孤独的,哪个城市哪个角落都有这样的人;可他们又是孤独的,他们往往为了理想的生活不被人理解。

当我们去责怪睡地铺的爸爸不负责任,让自己的孩子也跟他受这份苦时,或许他们正经历着人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就像《当幸福来敲门》中的父亲,因为身无分文,不得不每天将三小时的工作一小时做完,只为挤出带孩子绕过半个城市去排队住救济房的时间。也因为有时候排不上队,他带着儿子睡在公共厕所里,半夜有人上厕所,他为了不让孩子被吵醒,紧紧地顶着厕所门,一句话没说,却流了一脸的泪水。

泰戈尔在他的诗里说:我们看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对于别人的故事,我们或许没办法感同身受,但是,就某些事来说,体谅大过于责备,相信大过于怀疑总归是对的。

有句话说,你只是行走在世界的路上,而世界却给了你全部天空。或许我们时常被自己或者被他人的一些小事所困扰,只要心中存清风明月,我们依然可以保留心中的英雄梦想,抵尘世风霜,看日月星辰。

杨绛先生也在《一百岁感言》中这样写道: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希望我们能够忠于自己,活得还像自己。希望我们能够多去经历,能在这个世界中做披荆斩棘的英雄,也能在看错世界后与这个世界握手言和,依然热爱生活。


编辑:陈志斌

责编:李媛
主编:常晓杰

文化传播学院·新媒体中心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