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报:安徽诗人赵华奎,笔尖流淌土地的深情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3-27 01:08:26

点击上方蓝色小字,关注中国诗歌报



蔡仲萧,字清风,著名学者,国学家,书画家,作家,诗人,晋唐史学家。兰亭奖获得者,国务院礼宾司国礼书画家。历任北京紫禁皇都书画院名誉院长,北京名苑艺术研究院顾问,朗清斋艺术馆馆长兼书画院院长。


中国诗歌报★中国诗歌第一报



作者小传: 赵华奎,生于70年代中期,安徽合肥人,从军二十三载,现居海南海口。95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散见于《椰城》《战士文艺》《战士报》《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等军内外报刊杂志,与他人合著出版诗集《南岛军魂》。


老槐树印象

赵华奎


老槐树很老,像我未曾谋面的祖父

在云层中微笑的祖父,在山坡上

牧马放牛的祖父,在谷仓里睡眠的祖父

老槐树很老,三百个春秋,三百年风霜

纵有千言万语,怎能道尽

一路跋山涉水的艰难与苍桑


村西的小河流了三百年

一座石板桥坚持了三百年

三百年前,水流清亮如镜,桥上行人如梭

三百年后,可有你枝繁叶茂的昨天?

崖壁起了又倒,倒了又起,唯有你粗壮的根

紧扣着生命的主题,与风雨抗争


老槐树在若干年前的一场天火中

失去了大部分身体,至今仍坚韧地活着

活着,即使命运残缺,即使生活动荡

活着,就要像春天一样,在旧的年轮里

追逐着炎炎烈日、徐徐秋风、绵绵冬雪

活着,就要层次分明地活着


老槐树的枝干上爬满了我的童年

树叶上亦洒满了我的童年。你可以看见

我和我的伙伴们,或骑树跳水,或环树舞蹈

或钻进它残缺的身体里,藏起欢乐的时光

你可以看见,老屋在它的笑容里矮下去了

一栋栋红砖碧瓦的新房,坐地而起

传递着村庄里五谷丰登的美好讯息


如今,我站在城市的高楼顶端眺望远方

视野之内,乡村坦然从容,老槐树干净清晰

像我手中的白纸黑字,书写着无尽归意


榆树花的黑与白

赵华奎


小时候,村庄里穷得只有满树榆花

粮食藏在泥土深处,馅饼挂在天上

月夜里也不肯出来纳凉

祖母昏黄的眼神里

一株榆树尽是如此光亮,白的是花

黑的是饱满的籽,仿佛一条通往天堂的路

铺满黑白相间的颜色


日子有些青黄不接,饥饿在胃里紧缩

举着一只白的擀面杖,与身体抗争

纸广播里的音乐,将正午拉得特别漫长

祖母说,没有粮食就吃甜甜的榆花吧

甜甜的,甜甜的,让我忘记没有糖果的童年

不再惦记缺衣少食的深深失望


长大后,村庄里富了,榆花仍然茂盛开放

粮食小山似地堆在屋角,面包和肉如此厚实

厚实的生活背后,祖母在尘埃中睡去了

就像一株榆树,和老屋顶上的一丝炊烟

把村庄里的白天与黑夜,一次次送走

一次次带来。最终,落入深深的纪念


日子有些丰饶兴旺,幸福在心里伸展

打着一把黄的油桐伞,与天地争奇斗妍

百花齐放时节,春天就走在碧绿的原野上

绿了我熟稔的无以表述的村庄

母亲说,中午就吃一碗甜甜的榆花吧

甜甜的,甜甜的,散发着粮食一样的清香


耕者

赵华奎


锄禾日当午。父辈们犁水耙田的身影

如此清晰,如此厚重。他们将双脚

插进泥土,插进水里,踩痛我简单的心事

日月生动,泛着清白的光亮走向田垅

我看见,身前一片汗水,身后汗水一片

打湿记忆里毫无起伏的章节


扬鞭,耕牛奋蹄,拉动简洁的日子前行

烈日下,一句清脆的哨音无比悠长

让许多往事鞭长莫及

他在原野上扶犁行走,唱着我所熟悉的

那些不知名的歌谣,耕牛默然无声

只听见铁犁翻动泥土,发出动听的声音


在生活里刀耕火种

播下一大把丰收的希望

在生活里埋锅造饭

喂饱一长串朴实的梦想


头顶上的天,如此清澈,如此湛蓝

耕者如斯,日月过往

一群鸟悄然经过

衔来一句句失忆的诗行


中国诗歌报纸刊从公众平台挑选优秀作品上刊

声明:原创作品,报刊采用和网站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诗歌报,并请与作者联系

中国诗歌报公众平台推出的作品均出现在256上网导航的热文推荐,优秀作品有360图书馆收藏。

中国诗歌报投稿邮zgsgb2@126.com   zgsgb3@126.com 

作品为王。来稿个人照片和简历不可少。七天内没有处理,请投往它处。



中国诗歌报简约、阳光、厚重。  


温馨提醒:自2017年1月11日起,微信平台将赞赏调整为7天后结算。请从2017年起,赞赏超过10元的,请加haidiyue88669进行结算。逾期不结者,视为自动放弃。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