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林:真卿公园游记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4-01 04:10:54

真卿公园游记

作者:陈新林


难得休假,与妻携孙游园,妻与小家伙儿在儿童戏沙池摆下阵势,我则独自游园。


沙池南行五十米,是清风桥。说是桥,其实就是在连接湖水和鬲津河的小沟上面修一独石拱,叠土埔石,极其简易。到是小桥南侧西首石刻清風桥三个字,洒脱中透出遒劲,颇有功力,与真卿公园之文化气息暗合。




桥东首南坡有几株垂柳,乃原人民公园所遗,树高皆两丈有余,郁郁葱葱,枝垂及水,惹群鱼相戏,甚是有趣,急捊青草一束投之,竟不远遁,绕草而欢,争相食,盖新湖初成,未投料尔。


桥东石径北侧,老公园初建时所筑土山,经改造,己成独特之观景台,与公园南端唐城南门遥相呼应。土山不大,满坡皆树,山之西南建石阶若干级,余戏谓之十八盘。




十八盘两侧,野草掩径,高可及膝。拾级拨枝而上,恍若登岳,及至其顶,顿觉霍然开朗,别有洞天,望西有万晟加州高楼入云,南有满湖秋荷半塘黄荻,北临鬲津河水清清,东接文博院落深深,舞之蹈蹈,大妈神情投入,跃之雀雀,孩童喜笑颜开。


寻阶由东而下,曲径通幽尽处,复至清风桥东,穿文博院,过主题墙,拾级南下,临湖沐风。见半池秋荷,若绿笠遮阳,护鱼儿玩耍。有莲蓬立于其间,若戏鱼之喷头,煞是有趣。荷若弯月,因湖而形,铁灰蜻蜓,偶点水成漪,想文人所云鱼戏莲叶东,复至西,又南北,绝非戏言,乃白描手法,实景也。有老者携雏指鱼而呼,孩童欢跃而前,急引而远之,其情甚趣。时有故人相问:忙人如何得闲?余笑答:偷闲尔。




湖之南,则为遗唐城墙,己满植杂树,掩映难辩其貌,于其东,新筑仿古城墙南门一座,是为景。自东拾级登临,望绿荫于西,森森然;高楼于南,巍巍然;老年大学于东,与公园浑为一体。立于城门之上,见园内游人如织,自得其乐,思太平盛世,远离硝烟,千年古迹,又蓬新生,倘颜公再世,定会为老城新貌而欣然挥毫!


想吾少时,小城极小,破败不堪。印象中唯一可算景致的,是位于县委大院南100多米处之影剧院。当时的唐城墙遗址西南段,远离城区近千米,绵延数百米,荒草杂树于其下,狐獾野洞布其间,长蛇排阵于其上,荒蛮且神密。我等负筐拨猪草之孩童,只能于外围稻田间远望之,无人相伴,断不敢持镰刀而攀之。尝于秋收后,随大群师生支农翻地,铁锨尚未磨亮,已铲出青花小蛇十数条,其状甚骇,至今难忘。




及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老城外延,古城墙以西以南,已砖房排排,人来人往,成为宜居新区,谓之家属院,老城墙因盗土者猖獗,仅余百米,再不保护,恐永为回忆,随以老城墙为依托,建陵县人民公园,筑假山,修早冰场,置登月火箭,悬秋千若干,又于公园中心挖湖植荷,倚湖而建文博苑,置东方塑画赞碑真迹残碑于内,复请当代颜体名家李先生啸祖,精心撰写新碑,同置一亭,引国内外名人参观,常于春节后,举办名人书画展,小城文化事业发展如此迅速,其功甚伟。初建时,其名大盛,由其春节过后元宵之前,游人甚众,投圈射球之娱乐摊位甚多,卖甘蔗水果者吆声此起彼伏,是谓新景。至公元二00七年新东方公园建成,其势渐衰。


徹县设区后,借州城东延之势,立文化兴区之新目标,提宜居陵城品位陵城之新标准,随乘旧城改造之东风,重修之,名真卿公园,与东方塑公园成为陵城两大文化主题公园,为品位陵城之巨作!新园与鬲津河景观带开放式相接,南有万晟中央公园新区,西临加州锦城新区,城中有景,景中有家,实为宝地也。


今登朝阳门,万千美景尽收眼底,不胜感慨。每日三过之,只偶与颜公塑像对目神交,竟不知园内别有洞天,若非今得闲游之,其不憾哉!忽有微信声,却是老妻发来视频,孙与某小儿玩儿沙争铲,败而大哭。急归。



快捷阅读,点击标题即可


2016年散文目录



本月《散文》回顾




三舅佬爷来了【陈恒礼专栏★石板街系列】

曹艳阳:你的手抚过我的长发

李仙正: 公盂秋光惹人醉

吴石匠【朱友宏专栏★乡村手艺人】

原乡文学只接受独家授权微信公众全平台原创首发的散文。详情请阅读原乡文学公众号首页的“投稿指南”!

未按要求投稿的,恕不阅稿和采用!

微信公众号:原乡文学【yuanxiangwenxue】

投稿邮箱:yuanxiangwenxue@126.com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