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崔脆脆是谁

老崔说书 2018-04-15 03:34:36





   崔脆脆的自画像

 

  崔脆脆是谁?13.5亿中国人之一?一个有傻白甜倾向的少女?长着一张大众脸想整容没钱整经受着信息时代的各种社交软件荼毒的青少年?在上个周末看过我的少女时代后于是想拥有徐太宇的一枚单身文艺女青年?

   我知道很多人跟风排斥某某种属性跟自己不同的人,还有的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已经在心里贴上隔膜,觉得这种人跟自己玩不到一块去。所谓圈子,就是在这种自我良好感中慢慢产生进而增强。但我今天不是想为哪个圈层的人洗白,我也不奢求理解。我就踏踏实实地谈我自己。

    哦,那你可能不知道她的背包总是忘拉拉链,她喜欢羊肉莲菜馅的饺子蘸醋吃,上周也请过一个不认识的饭卡没钱的人吃了包子。她除了有点所谓的文艺情节,平日安安静静的也会在饮料贩卖机前哭着骂卧槽这太丢人了。

    再复杂的事情都可以说清楚,想说请楚一个人真的很难。

    就像说不清涓生对生活产生绝望却非要说出不爱子君的话语。就像你也说不清为什么周作人偏偏就爱那個不算好看的日本女人,以致最后跟自己的大哥鲁迅决裂得如此决然。说不清郁达夫爱哭的性格,是天生还是后天环境影响。说不清为什么一个女孩子在暗恋时刻就像茨威格笔下的那般热情似火低声下气。人啊,总是说不清某时某刻冲动的原因,因为他们也看不透混杂体质的自己。

    所以会被一棵清风朗月庇佑的树打动,从心里生出深深的羡慕,渴望着自己变小跌入树洞中无底的深渊,去享受一片纯洁的宁静,竟就忘记畏惧长久的孤独感。

    也会被教堂上风化的雕塑触动,想象自己长久伫立在一片固定的天空下,看着人往人来竟也能生出莫名的悲悯感。

   外卖小哥没来,我在等我的饺子。重庆这几天都阴雨,我出门都是带伞装包里,裹上大帽子刮刮头发摸摸口袋确认钥匙还在就可以了。

    如果我跟你描述这样一个细节,你会不会就觉得我是个出门不化妆大大咧咧的万年单身狗?你也可以有更深的理解。比如我不打伞选择裹帽子是带点儿自暴自弃的情绪的,我刮刮头发说明还在意形象这个东西,我也是有点儿自尊的,我一定要确认钥匙还在口袋里是我不想麻烦室友为我开门。你还可以说,这是个吸食着最新精神鸦片,在吸食后清醒过来想反抗却又有点儿无力的中国青年。

    在陌生的嬉闹之间我承认了第一个说法,在朋友面前我认可了第二个说法,然而在半梦半醒时分,我惊恐地拒绝接受第三个说法。莫说我虚伪吧,麻木地接受才是最骇人的。你不能挥刀斩断我爬起的勇气。

    于是崔脆脆告诉自己:

    麻木与平静不同,

    世故与成熟不同,

    自私与随性不同。

    我是否真的能够在行为处事中一一分清?我知道我写这些东西可能很多人不喜欢看也懒得看,人们大都期待一些花枝招展的表演,我以后也会写小说写诗歌写人物传记写影评,但是我的第一篇还是要写这样的算是杂文的文体吧。因为这种文章更为诚实,它让写作者探索自己的心灵空间,有时窥到不洁之物写作者会无地自容。

    有点遗憾现在的碎片化写作。老有事就不得不中断写字,以至于一篇文要分几次来完成。忍不住灌几口鸡汤,想要做成某件事要先学会面对批评。





       崔脆脆是在校大二学生,是本平台年龄最小的作者。她虽然不懂世事,仍试图努力留下一些文字,而这些不是要抓住什么,而是为了记录自己的成长而已。

长按二维码扫描加关注

 为写作者推好书,为阅读者推好文。 

 老崔说书是为写作者与阅读者帮办协作交流的微信公众平台。

来稿邮箱:358937870@qq.com

老崔微信:c18637791092



长按二维码扫描加关注

 为写作者推好书,为阅读者推好文。 

 老崔说书是为写作者与阅读者帮办协作交流的微信公众平台。

来稿邮箱:358937870@qq.com

老崔微信:c18637791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