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你我本无缘,全靠你妈硬撑

逸云树洞 2018-03-20 14:01:44


悄悄告诉你们

关注逸云树洞会走运哦:)


(yiyunsd)


 



妈宝男才是极品







01.

淼淼结婚那天早上,窗口忽然飞来一只乌鸦。


她心下觉得不好。


她妈在给她检查嫁妆,端着一盆的花生莲子想往被子里多塞点,亦是脸色一白,继而眼睁睁指鹿为马,“今天真是好日子,这一大早的,喜鹊就来报喜了。”


“喜鹊”很给面子的“嘎”了一嗓子,她妈逃之夭夭。


淼淼叹气,这桩婚事在所有人看来,都圆满无瑕,她和连鑫都是30岁,都是公务员,还毕业于同一所大学,可谓缘分不浅,只有她知道,这隐隐的不安来自何处。


可迎亲的车队都快到了,淼淼也没有勇气现在悔婚,只好像个木偶一样的完成婚礼流程。




02.

淼淼永远也忘不了和连鑫第一次见面,连鑫一直低着头玩手机,最后各买各的单。


她以为这不过是又一次无疾而终的相亲,结果晚上却接到了连鑫的微信,他用各种表情跟她卖萌,说自己内向不会说话,说很喜欢她这样甜甜的女孩子,约她下周末去爬山。


淼淼回忆起连鑫白白净净似乎从来没有晒过太阳的脖颈,心想这孩子可能是真宅,于是答应了下来。


第二个周末,连鑫的妈妈也跟来了,淼淼有点不知所措,连鑫妈妈却说,她对这山路熟,就把她当个GPS好了。


淼淼虽然尴尬,但总不能一怒离去,只好跟着这母子两登山了。


九月份的天气依旧很热,所以淼淼只穿了短袖就上山了,爬到山顶山风吹来,她感到有点冷,连鑫低着头走过来,从背包里抽出一件女士外套,递给她。


GPS在一旁笑呵呵的说:“没想到连鑫这孩子不爱说话,心倒是挺细,淼淼你就穿上吧,我看这包里还有什么……”


连鑫的包一打开,淼淼就对他生出了好感。


与一般男生杂乱无章的包不同,连鑫的背包里有很多分门别类的小袋子;士力架巧克力矿物质水放在一起;纸巾湿巾免洗洗手液创可贴这些卫生用品也放在一起;记事本随手书放在另一个小袋子里。


一目了然,让处女座淼淼看得神清气爽。


后来,渐渐约得越来越多,虽然大部分见面的时候连鑫还是低着头不说话,但微信上的表情却越来越热烈,每天晚上睡觉之前还会撒娇的跟她要晚安吻,逢年过节送花送礼物还会到公司,也让久久无人问津的淼淼赚足了面子。


于是顺理成章的走到了结婚这一步。


会亲家的时候,GPS拉着淼淼的手笑得合不拢嘴,直说从见淼淼第一面就觉得她是他们家的媳妇,现在终于要娶回来了,无论淼淼家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她都会答应。


淼淼的爹妈也是本分人,一看对方这么好说话,就也笑着说,年轻人的事他们不想管,淼淼和连鑫自己开心就好。


皆大欢喜之后,淼淼开始筹备婚礼了。


淼淼问连鑫,我们房子买在哪里好啊?连鑫说你决定吧,淼淼处女座的纠结症犯了,郊区远一点但是大,近一点虽然小但是学区房,她取舍不下,逼着连鑫做选择,连鑫说那我问问我妈吧。


连鑫一个电话,GPS就开着车呼啸而来,当机立断,让他们她住的小区附近的新楼房,不大不小,还是学区房,淼淼不是很满意,这小区离车站要走十五分钟,实在是有点远,可是又不好意思拒绝,就一直私下戳连鑫,连鑫却是无动于衷。


雷厉风行的GPS直接把他们拉到了售楼处,笑眯眯的帮他们定好了户型,在淼淼说不之前愉快的交了定金。


淼淼感觉自己胸腔里蓄了一口气,像是被人掐着脖子喂了自己不爱吃的东西,想吐吐不出来,想咽咽不下去。


她找连鑫闹,连鑫说,你自己做不了决定我才找我妈的,这事你怪得着我吗。


淼淼气急败坏,说这是我们小家的事,我让你做决定不代表可以让你妈来决定,这个定金我不要了,房子我不买。


连鑫也怒了,说,我妈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而且钱是我妈出的,你要是不买这个房子,我们婚就别结了。


淼淼说,到底是你跟我结婚还是你妈跟我结婚?


连鑫说,要不是我妈让我结婚,你以为我愿意结婚!


淼淼心哇凉哇凉的,合着这连鑫不是内向,他根本就是一个妈宝!什么都是妈妈来安排,什么都是妈妈说了算。


她忽然就不想吵了,独自回了家。


刚到家就接到GPS的电话,“淼淼啊,你怎么突然就要和连鑫分手呢,要是他哪儿做的不好,我给你道歉,这孩子就是不会说话,心里还是有你的。”


淼淼还在气头上,就冷哼了声,“呵,他心里有我?应该是您心里有我才对。”


GPS说:“淼淼,是不是我拿他手机给你发微信的事情你知道了?”


淼淼像是被雷劈了,动弹不得。


GPS充满愧意的声音荡漾在耳边,“淼淼啊,连鑫不会追女孩子,所以我才帮他出主意的……”


合着她这半年多都在跟GPS谈恋爱呢!淼淼回想起微信上那些热切的字眼,还有送到公司甜蜜蜜的巧克力和玫瑰,背后都有GPS那张笑意瘆人的脸,忽然觉得真他妈的恶心。


她挂了电话,跟爹妈说这个婚不结了,爹妈问清楚了事情来龙去脉之后,竟然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两人都是三十的人了,婚姻最看重的不是爱和感觉,而是人品,连鑫如果真是妈宝,倒也不错,至少是个乖宝宝,现在听妈妈的话,以后就会听淼淼的话,淼淼跟他在一起一辈子也很安定。


淼淼挣扎了几天,最终还是和连鑫和好了。


因为她也知道,连鑫各项条件都没有短板,已经是她相亲这几年遇到的最好条件的男人了,如果错过连鑫,可能下一个会更极品。


淼淼没有勇气孤独一生,所以只好委曲求全。


只是接下来筹办婚礼的过程中,淼淼的喜悦越来越少,心情也一直处在低气压之中。





03.

就这样结了婚。


GPS于是更加频繁的出现在了淼淼的生活当中。


淼淼早上做炒面,连鑫说:我妈说早上喝牛奶才有营养。


淼淼洗衣服放洗衣粉,连鑫说:我妈说洗衣液比洗衣粉洗的干净。


淼淼要周末去郊区骑行,连鑫说:我妈说骑自行车对膝盖不好。


回连鑫父母家吃饭,连鑫爸爸做饭,连鑫就负责和GPS各种撒娇卖萌,像是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晚上连鑫钻到淼淼的被窝里动手动脚,淼淼打开他的手问他干嘛,他说:我妈说如果我们有孩子了就给我买我想要的车。


淼淼强忍着怒火,佯装玩笑的问:那我和你结婚,你妈给你什么了啊。


连鑫说:我妈给了我二十万,补了我炒股欠的钱。


淼淼简直要疯了,这连鑫简直就还是个孩子啊,什么事都要他妈替他打算,做错事还要他妈给他擦屁股!


嫁给一个妈宝男已经是既成现实,淼淼暂时还不想离婚,于是她跟连鑫约法三章,不许他再提他妈,否则不给他做饭,连鑫像个被打的小学生,委屈的要命,但过了一个晚上还是答应了。


淼淼知道,这一定也是跟gps商量过的结果,不过她已经想开了,结婚了就要奔着把日子过好去,她就不信她不能把连鑫扭过来。


一年过去了,连鑫真的没有再提过他妈,淼淼放松了警惕,便怀了孕,很快生了个儿子。


坐月子的时候,GPS对她可算是无微不至,比她亲妈还知冷知热。如果不是因为连鑫对GPS的依赖,淼淼必须承认gps是个特别好的婆婆,永远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出钱出力,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可是出了月子,问题就来了。


怎么照顾宝宝,变成了她和gps之间最大的矛盾。


GPS信奉一切神灵,所以每逢初一十五礼拜日就要带宝宝去庙里、道观里、教堂里去祈福祈平安,刚才几个月大的宝宝每出去折腾一次,回来就会蔫好几天,刚好起来,就又要被GPS带出去进行下一次的祈福。


淼淼看不下去了,就跟GPS说宝宝现在还小,抵抗力差,不要频繁的带宝宝出去。


GPS却很坚持,她坚信从小就给宝宝存福气,以后宝宝长大了才会顺。


淼淼说不过GPS,就让连鑫去说,连鑫却反过来呵斥她事多,小孩子抵抗力差才该多出去转转增强抵抗力呢,亲生的奶奶还会害他不成。


淼淼没有办法,只好随他们去。


忽然有一天,宝宝从庙里回来就发了高烧,带到医院去,医生说可能是病毒感染导致脑膜炎,需要做腰穿,淼淼一看那么小的孩子腰部被扎进针抽脑脊液,一下子就崩溃了,但总不能骂GPS,就指着连鑫骂他天天不关心孩子,害得孩子进医院。


连鑫本来想反驳,可是看到他妈叫他忍一时风平浪静的眼神,就闭上了嘴。


淼淼看到这一幕,像河豚一样气炸了,“连鑫!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都多大岁数了还什么都听你妈的,你妈什么都对你妈什么都好,我和宝宝是死是活你都不管,就知道由着你妈把宝宝当成她的玩具,要不是你,宝宝至于遭这么大的罪吗!”


连鑫跳起来想打淼淼,被淼淼一记飞踢暴击,摔倒在了地上。


他愣住了,淼淼也愣住了,心里后悔,是不是自己下手太重。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她觉得她还不如打死他算了。


连鑫被打蒙圈了,本能反应竟然是哭着找妈妈,“妈,她打我……”





04.

淼淼离婚了。


当初是GPS要他们结婚,现在是GPS要他们离婚。GPS无法忍受一个家暴她家乖宝宝的儿媳妇。


在民政局办手续那天,连鑫看着淼淼和她怀里的宝宝,眼神分明是不舍,可是办事员问他是不是确定感情破裂的时候,他还是点了点头。


淼淼知道,她离婚离对了。


她从前只知道凤凰男可怕,只知道有处女癖的都是猥琐男,只知道手机里装约炮软件的是渣男,现在她才知道妈宝男才是极品。


你跟他之间,永远隔着一个无法打败的第三者,这个人认识他比你早,对他付出比你多,爱他比你深。你和他的婚姻爱情全都由这个人掌握,你以为你找到了可以共度一生的人,其实你只不过是一个被召唤来伺候少爷的小妾。


领完离婚证回到家,淼淼的窗前真的飞来了一只喜鹊,“唧唧喳喳”叫了一下午。


逸云树洞#苏二说说#很多时候,我们都和淼淼一样,理都懂,但还是无法过好这一生。很多像淼淼一样三十岁的姑娘,因为年纪实在太大,所以就想着凑合一下,这一凑合婚姻肯定会出现问题。三十岁年纪是很大了,但是相比较于后半生,我们择偶的时候还是的慎重一些。至于妈宝男,嫁之前真的要三思,一个男人拿不了主意、做不了决定,指望他有卵用?


与其结婚后再离一次婚,不如婚前多给自己和他一点相处时间。如果这个男人事无巨细全部都要问他妈,那你可真的要警惕了。




-- END --


叨叨,青葱白纸签约作家,八零后,处女座,拖延癌,擅诡辩,面目可憎,只好跟文字玩。本文首发于青葱白纸。(公众号:yuanhe07)

经作者转载授权

精彩回顾

我到底是女朋友还是女炮友?

你那么懂事,肯定活得很辛苦吧







长按识别“ 逸云树洞 

如果您有心事/情事疑惑,想跟我提问,请戳 “阅读原文”按照规则给我们来信,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