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烟霞养素心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2 19:58:52


每天都要吃茶,已形成一种生活常态。不管什么茶,都喜欢。作为川人,常吃川茶。


回乡下的家,在村里的小茶铺,要一碗毛峰(乡人谓之土茶),竹椅木桌,一棚老乡,面朝大路,乡邻往来,青山绿水间,茶烟交相升腾,烟霞里慢慢悠,直似知堂老人瓦屋纸窗的吃茶。


毛峰是川人吃得最多的,也是饮众最多的。且有新老之别。新品种是茶科所开发的,长得漂亮,产量高,真味却有所欠。走访川茶产区,达官贵人贩夫走卒居多人更喜好老川茶高山云雾毛峰。老川茶比新品种更带劲,有力量,当地人会热心地、自豪地说老品种的好,新老品种区别。"老川茶喝起来有劲道,安逸。新的,淡pia pia的。"


老川茶高山云雾毛峰,相拙,墨绿,直曲均有,白毫已消减,不似竹叶青、新川茶般齐整,不够讨喜。闻,香清峻爽朗,如夏日之晨步山野大泽。嫩寒清晓,山水于茫茫薄雾中如梦初醒,人步其中,露珠染人衣角,透递过来一股清澈新鲜,活泼泼的,娇娇的,嫩嫩的味道。沸水注入,片时,叶绿梗壮,茶气中直漫来润润山雾。饮于口齿,干干净净,清清明明,茶气直冲脑际,双颊已汩汩地带来泉涌,直接了当。几水冲来,甘甜绵绵密密,泉留舌本经久不息。舌两侧微微涩动,缓缓收敛。


熟知身边几位好土茶的人。一壶老师是"多吃清茶少吃肉,宁雕顽石不雕人"的,无论何时何地都吃自带土茶,常年茶烟供养,于茶事多有见地。壶师每理茶事,先以开水洗,复滗干水。闻,清爽娇嫩,得茶之真气。薰目,清明。薰面,涵融滋润。再续水,慢慢呷,缓缓品,得茶之至味。这理茶的工夫也薰染了众多弟子。子木师兄颇有壶师茶风。吾师无门斋主尤好土茶,经年不断。土茶那股子苦涩清峻让他回味无穷。其实,读书时长或临屏时久,目力倦涩,头脑木木,此时宜放下手头之事,盯一盯案头淸供,抑或冲一泡淸茶,确可清心明目。


巴蜀,茶风浓厚,茶史多有提及。《华阳国志-巴志》载:“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茶蜜......皆纳贡之。”传蒙山种茶始于西汉吴理真。《僮约》记录了王褒和一个仆人较真的事,偏偏因他“武阳买茶""烹茶净具"一约透露了川茶的历史。三国张揖《广雅》述:“荆巴间采茶作饼,成以米膏出之,若饮先炙令色赤,捣末置瓷器中,以汤浇覆之,用姜葱芼[mào,覆盖]之…”。杨雄在《方言》说:“蜀西南人谓荼曰蔎。”他编撰《方言》不知是不是在子云亭完成。据传文君当垆也卖茶,看看今天巴山蜀水野馆幺店,想想,真有可能。乡里,常有山民坐茶时要二两土酒配一碟花生,二三人一围,谈笑间,浮一大白。


一碗烟霞,漫向山乡走入巿城,养就蜀人的慵懒,成为案头清风明月,陶染出蜀人的散淡。

甲午殘腊客次旌阳香溪巷口,爆竹声声时灌双耳


延伸阅读

真味

淘茶

清白家风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