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醉卧古道问夕阳

麦克说说 2018-04-03 06:32:05

 夕如红如火,映照着萧瑟的旷野。古道西风中,走来一袭青衫的马致远,尘埃满面,两鬓如霜,落莫的眼睛里,透着几许苍凉,几许沧桑。已是深秋,眼前荒野漫漫,古道寂寥无行人,晚归的乌鸦鸣叫着,浑然不解离别愁绪。马致远拍拍身边瘦骨嶙峋的老马,走向炊烟升起的地方。


出生于公元1250年的马致远,少年时即才华初露,吟诗联赋文采斐然,挥毫泼墨畅意人生。彼时,元朝流治着中原,满腹才华的马致远,年轻气盛且热衷于仕途,然而几次科举不试,让他有些心灰意冷,但又不肯放弃功名,于是也学前人那般,“写诗曾献上龙楼”,给当朝皇帝写诗献赋,以求得到赏识。只是所有努力,并没有改变现状,深深失意的马致远,转而寄情于山水间。


山水有色,人生无彩,马致远在漫游其间,结识了许多文人雅士,也有梨园戏子。当时元朝的戏曲刚刚兴起,戏曲创作及演出比较繁荣,马致远起初只是观戏取乐,借以排遣心中烦闷。渐渐地,马致远发现戏曲不仅赏心悦目供人娱乐,还可借此表达作者的心声。无论有着怎样的心境,尽可付诸于戏曲之中。


但此时的马致远,虽然身在梨园观戏,骨子里依然不肯放弃仕途,还在为仕途行走奔波。元世祖二十二年,马致远才得以补缺,成为浙江省的一名小官吏。此时的马致远,已在颠沛流离中消磨半生光阴。


元朝政治黑暗,官场腐败不堪,本想有所作为的马致远,在宦海沉浮中,越来越感到失望。官场如舞台,各色人等粉墨登场,你方唱罢我也唱,却全然不顾生活在底层的贫穷百姓。马致远一介文弱书生,虽然倡导改革现状,怎奈势单力薄。


酒尽杯空愁无限,借酒浇愁愁更愁。回天无力,报国无门,失落的马致远提笔写下《蟾宫曲》:“东篱半世蹉跎,竹里游亭,小宇婆娑。有个池塘,醒时渔笛,醉后渔歌。严子陵他应笑我,孟光台我待学他。笑我如何?倒大江湖,也避风波。”感叹于半生蹉跎,马致远最终辞去曾经追逐的官职。开始云游四方散淡心情。


故国山河破碎,满目荒疏萧瑟,马致远在行走途中,心中的感触越来越强烈。处于水深火热的中原百姓,那些巧取豪夺的乡绅,不顾民众生死的官吏,当权者的残暴冷漠,让马致远萌生了书写戏剧的愿望,借以表达自己对现实的不满,从而向往美好的新生活。


人生已经过半,犹如百花凋零,唯有东篱菊花刚刚绽放,于是,马致远自取名号为“东篱,”并为此写下“半世逢场作戏,险些误了终焉计。白发劝东篱,西村最好幽栖。”马致远终于收起浪迹天涯心,专心于戏曲创作。


《汉宫秋》《踏雪寻梅》等剧目在笔下如花绽放,马致远压抑许久的艺术才华喷薄而出。梨园里每每上演马致远的新戏曲,都会引起极大轰动。虽然创作剧目取得成功,马致远的内心却是孤独的,世人只知观戏,却不能救民众脱离于水深火热之中,那种痛楚是难以排遣的。


在此期间,马致远结识了梨园艺人红字李二、花李郎以及大学士李时中等等,珍贵的友情弥补了内心的空虚与寂寞,在马致远的倡议下,他们组成“元贞书会,”经常研究戏曲创作。但在当时,元朝统治者并没有对汉族文人加以重视,甚至还很轻视,马致远的《汉宫秋》已是当时主流作品,却依然没能得到元朝官府的重视。马致远虽然身在大都,却只能每天游走于瓦舍勾栏间,过着“追风逐月,管领莺花”的诗酒生活。


“东篱本是风月主,晚节园林趣。一枕葫芦架,凡行垂杨树。是搭儿快活闲住处。”品读马致远的散曲,不难看出,虽然曲意风流洒脱,却透着无限的苍凉。


繁华落尽,寂寞丛生,粉墨登场的喧闹之后,却是赤裸裸的残酷现实。元朝统治的黑暗,即使是浓墨重彩也无法掩盖。内心苦闷的马致远,于是想逃离现实,转而寄情于访仙求道,期待出现神仙乐土,没有欺凌与残暴,人间处处是美景。为表自己诚心,马致远甚至皈依全真道。然而一切,都无法改变活生生的现实。


孤独的创作,压抑的思想,不能抒发的情怀,时时困扰着马致远。而年龄渐长,尘世消磨中,早已失去往昔的豁达与散淡,倦了,累了,疲惫的马致远只想回归家园,享受惬意的田园生活。收拾简单的行囊,马致远牵着一匹瘦马,落莫地离开大都,亦如来时那般冷清,


临街的梨园里,依然唱着久演不衰的《汉宫秋》,马致远侧耳倾听,剧情缠绵忧伤,戏子深情演绎,听者唏嘘感叹,闻者无不落泪。而马蹄声渐行渐远,载着马致远离开大都。


京西古道,迎来神形俱疲的马致远,不远处的小村庄,就是他的家园。古道之上,秋意萧萧,夕阳如火漫上来,晚归的乌鸦绕树三匝,寻找栖息的地方。而浪迹天涯的游子,只需再走过那条小桥,就能看到自己的家。


也许是近乡情更怯吧,马致远安静地坐在古道上,一壶老酒,就着夕阳独饮,饮不尽寂寞与孤独,饮不尽人间不平事。眼前有景,心中有意,一首《秋思.天净沙》朗朗吟出:“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年少轻狂游走天涯,落魄失意回转家园。熟悉的小桥流水,依然潺潺不息;熟悉的草房炊烟,依然袅袅不绝;熟悉的枯藤老树,依然栖息着乌鸦;熟悉的羊肠古道,依然曲曲弯弯。几滴清泪落入尘埃,马致远抬头望向远方。


醉卧古道问夕阳,尘世何处不沧桑?莫笑游子落魄归,唯有东篱诉乡思。漂泊许久的马致远,最终隐居于故乡,那个魂牵梦萦的小山村。前尘过往,且由世人评说,从此相忘于江湖。春来播种东篱下,清风朗月度晨昏。重阳把酒菊花赏,剪裁冰雪任逍遥。远离繁华喧嚣,远离是是非非,虽然寂寞了余生,但他留给世人的却是经久不衰的戏剧,以及朴素典雅的散曲集《东篱乐府》。


隔着数年光阴,我们依稀看得到,夕阳西下,古道西风中,元代杰出戏剧家马致远,轻吟那首《天净沙.秋思》,款款地走来。


作者:代连华    偶尔说说,幽默风趣。误导别人,清醒自己。微信公众号:麦克说说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