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野花一片,以茶相见

宝芝潭茶业 2018-05-15 14:36:13


我把这远方的远方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九月》

 

每一个爱茶的人都有一颗温柔缱绻的内心,只是在清高淡泊的气质里悄悄藏起。你说你看不到,但你可以听,我来说,你听听看。

世间自是有茶痴 不负情深

 

年少时,有同窗,长在东北却一副江南书生模样,吹笛饮茶,一派仙风道骨,自诩茶痴,后又称茶魔。毕业前夕,他便已云游四方,寻最好的茶,访天下名山。

 

毕业答辩时,见过他一面,一身茶服,满面清风,仿若他已远离尘嚣,不见一丝烟火气,唯有那一如既往的微笑,带着天然的温暖。 

再后来,毕业各奔东西,再不见他的踪迹。大多数相识的人可能认为他早已隐居世外桃源,在某个茗山古刹中怡然自得,不问世间事。

 

而我却深信爱茶如他,定不负人间烟火,一波古井下,是流深的挚情。 

他曾对我讲,父亲不在了,只有母亲一人在家,难免孤独,我常回去,她便少些苦痛。话虽平淡,从他的神色语气里,却能体味到他对慈母的拳拳之心,并不比任何惊天动地的誓言逊色。

 

为人一世,爱何等珍贵。或许简净如他,会让人生如茶,剥离世间纷扰,清静度日,把心气与情感都纯粹地留给心头所爱,那看似的淡漠最是深情。

弱水三千,只取一盏

 

R君,一头如藏獒般的卷卷毛,蓄着小山羊胡,一身披挂如同蛮荒之人,如此装束,不沾半点茶气,可相识渐深才发觉他已爱茶成癖。

 

R君年近不惑,黧黑的脸上还跳跃着一团孩气,谈及茶热火朝天,闲暇时也遍访名山,志在踏遍尘世路,阅人无数。 

听来,R君更像个浪子,要一直在路上,其实不然,他已马上要成为两个孩子的父亲,随手翻他的朋友圈,有这个扎着发髻的蛮人温柔地牵着女儿的小手,灿烂得融进大海的余晖;有他把一张不和谐的大黑脸贴在娇俏妻女的脸旁,一副贤良模样。R君自己说,年少时眼高于顶。

 

由现在不难想见他的年少轻狂,即便是现在,他不也狂荡如斯。 

会想R君是杯野茶,乱石丛中,食长风,饮霜露,自带山林野气。

 

可当这茶进了杯盏,汤色澄澈,气韵宁和,那份沉敛与静默,竟让人在深沉的茶香里热泪盈眶,它把山野的气韵都释放进了茶汤里,江河湖海,都已是前尘往事,所有的记忆都在你手中的一盏,是机缘,也是爱恋。 

前路知己可相逢 江湖相见不相忘

 

前路漫漫,还是会遇到爱茶之人吧,又能否因茶引为知己?

 

此时的草原上已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不管栖息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那些爱茶的人,总可以在世间找到共鸣,有山、有风、有云,在野花一片的地方,我们以茶相见。







想了解更多茶文化,请关注宝芝潭公众微信订阅号:

chinabaozhi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