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绝命律师,注册制寸步难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2 01:08:06

在注册制还很时髦的2014年,当过美国律师的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写过一篇文章《A股为什么需要注册制》。李小加对比了香港、美国和大陆的IPO审核体制以及背景,认为美国监管者“得以放手”的重要原因是:“美国市场存在很强的市场自律和私法约束,集体诉讼制;所以,即使是散户投资者也有保障自身利益的强大法律工具”。不知道没考上中文系的证监会主席有没有读出李小加的潜台词:集体诉讼制度是美国实行注册制的重要前提条件

 

集体诉讼制度对注册制何以如此重要,《绝命律师》给出了绝佳答案。《绝命律师》(Btter Call Saul,又名《风骚律师》)是《绝命毒师》(Breaking Bad)同一班底制作的衍生剧。不愧为金牌编剧,剧情抓人不论,专业性和思想性足以令人叹服,至少强过国内主张注册制的砖家太多。

 

剧中男主Jimmy是个人执业的律师,混的不咋样,只能做些替老人立遗嘱之类的法律边角料,140美元一份,天天出没养老院。功夫不负有心人,even a stopped clock is right twice a day。就在一次为老大妈立遗嘱的过程中,Jimmy发现一家叫Sandpiper Crossing的养老院在机制上(systematic and an established pattern)存在多收费的问题,而且故意掩盖,由此涉嫌欺诈(fraud)。

 

Sandpiper给老人的账单上全是编号,编号对应的具体内容在账单背面中。背面的内容字号极小,不用放大镜看不见,放大一看吓Jimmy一跳:14美元一盒面巾纸,3.5美元一卷手纸…便宜的生活用品价格高的吓人(估计编剧没来过中国)。Jimmy粗算了下,一个老大妈一个月就因此多付了400美元。

 

Jimmy求助于自己的大律师哥哥Chuck。Chuck是个活法典,对各种判例信手拈来,已经成为一家律所的挂名合伙人。挂名合伙人就是事务所的名称写上律师的名字,比如金龟子和杜十娘合开的律师事务所可以叫龟娘律师事务所(不要瞎联想,没有别的意思...)。


Chuck因神经性疾病在家休息。看了基本资料后,Chuck判断此事会形成集体诉讼Class-Action。想到集体诉讼,神经病立马来了精神,病一下好了一半。艺术源于生活。这个剧情安排反映了美国律师对集体诉讼的真爱。

 

打虎还需亲兄弟,两人分工合作。Jimmy出现场,去垃圾箱搜集养老院粉碎的账单;Chuck上Westlaw下载了一堆相关判例进行案头工作。准备妥当,两人与养老院的律师展开谈判。


养老院自知理亏,准备赔10万美元了事。神经病Chuck则开口索要2000万美元!其理由如下:1.Sandpiper是个财大气粗的房地产信托(Reits);2.养老院跨州经营,集体诉讼将成为联邦案件;3.由于欺诈行为涉及跨州贸易,可以在索赔时引用RICO。注意,这一集(第一季第八集)的名字就叫RICO

 

RICO是啥?不知道中国的法律叫兽懂不懂,反正我看剧时不懂。RICO是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反敲诈和腐败组织法案)的简称,可以用于公诉也可以用于民诉。RICO法案于1970年制定,最初是用于对付类似黑手党一类的组织犯罪,后随判例不断调整诉讼门槛和适用范围,目前广泛用于有组织的商业欺诈案件。


在民事诉讼中,一旦成功引用RICO,可获得三倍赔偿。2015年美国司法部起诉国际足联(FIFA)及其高官在长达24年的时间里在国际足球运动中实行有组织的贪腐行为,包括收受贿赂将世界杯主办权交给俄罗斯和卡塔尔,其法律依据就是RICO。题外话,在中叙之战结束后,乱世用重典,中国有必要制定自己的RICO法案。

 

对Sandpiper的集体诉讼成为之后剧情发展的一条主线。案件工作量实在太多,Chuck和Jimmy将其交给两家律师事务所,Jimmy成为其中一家的客户部主任。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征集老人在起诉书上的签字。由此Jimmy咸鱼翻身,不仅有高薪可拿,而且一旦官司得胜,他个人将获得赔偿金的20%。

 

不要小看诉讼提成机制,这恰恰是美国集体诉讼的威力源泉。在Sandpiper的案件中,老人们分文不出,就可以委托到顶级律师事务所替他们维护权利,讨得赔偿。律师们虽然从中分成,但这无疑是从违法者那里虎口夺食。让维护法律者获得利益,让违反法律者付出代价。集体诉讼的提成机制把这句话从口号转化为口袋里真金白银。既做好事,又赚大钱,何乐而不为?


字号小点多收费都要付出2000万美元,造假上市的下场岂不就是一个大写的字。重温美国《证券法》的出台过程,罗斯福总统推出注册制的目的之一正是降低投资者的诉讼门槛,方便投资者运用法律武器维权;华尔街最大的反对声音也是害怕投资者由此滥用诉权。


脱离了美国的法律环境,没有美国的绝命律师,干巴巴地引入美国的注册制,希望通过注册制成为改造中国股市的灵丹妙药,这就如同因为有了迪斯尼乐园就说上海是洛杉矶一样荒唐。股民同胞们,与其参与注册制的悲剧,不妨多从美剧中寓教于乐。


发表